【碧莉姿服装】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行业资讯

婚后四年,他对她恨之入骨,百般羞辱

责任编辑: 碧莉姿服装   发布时间: 2018-03-02     文章来源: 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真是可笑,居然有小三堂而皇之地在原配面前示威!不过,确实有,这样的事情她夏一冉隔三差五都要面对一次!

夏一冉微微一笑,笑容是那样明媚。

“那就试试咯?”说罢,她转身,不想和这种女人浪费唇.舌。

“今天拍不完,谁也不许离开!一直留下到拍完为止!”这话是对周佳凝说的。

只是夏一冉强势的话才说完,那道厚重的双开木门又一次被推开。

穿着一身昂贵手工西服,身材高挑修长的男人,大步走了进来。帅气干净的商务发型,五官精致无暇,浑身上下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“唐总!”周佳凝见到唐皓南,委屈地喊了声,提起婚纱裙摆,朝他奔去。

影棚里,除了三名主角,其他人都暗暗地倒抽口气!

夏一冉的目光淡淡地落在那一对男女那,女人小鸟依人,而那男人,正是她的丈夫!

她夏一冉的丈夫,唐皓南,唐氏集团总裁!

“小宝贝,怎么了?”唐皓南温柔地问。

嘲讽而冰冷的目光落在不远处夏一冉的脸上,他的妻子!

她是那样淡然,看自己哄着别的女人,居然像在看一对陌生人。

他十分讨厌她的淡然,十分!

“唐总……人家身体不舒服,不在状态,夏总她……”周佳凝一脸梨花带雨趴在唐皓南怀里抽噎,现场工作人员简直也看不下去了!

但是,谁又敢斗着胆子管总裁的“家务事”!

就连唐家的女婿姜予恒也没吱声。

唐氏上上下下几乎所有员工都知道,夏一冉这个总裁夫人,不受宠。

夏一冉矗立在原地,如一尊雕塑,一动不动,目光淡然。

丢脸吗?

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,当着员工的面秀恩爱。当然丢脸。这里的姜予恒还是她大学时的学长,唐家的姑爷。

不过,习以为常了。

唐皓南搂着周佳凝朝夏一冉这边走来,“宝贝,是不是不舒服?想我了?”

露骨无耻的话清楚地传进她的耳里,她不知道其他员工有没有听到,总之,她是听得清清楚楚!

唐皓南抬起左手,示意其他人离开,夏一冉也迈开步子,准备走。

“夏总,你留下。”唐皓南的声音如魔音,教夏一冉的脚抬起又落下。

夏一冉看向他,目光镇定,“唐总,请问有何指教?”她淡然地看着那张刻骨的俊脸,礼貌得体地问。

摄影棚里,只剩下他们三个人。

“佳佳,去休息室等我!”唐皓南一声令下,周佳凝迅速从他怀里离开。

其实周佳凝也不过是唐皓南用来羞辱夏一冉的棋子之一。

之所以敢在夏一冉面前嚣张放肆,是有唐皓南撑腰和唆使!

这下,摄影棚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!

夏一冉明显地感觉到了从唐皓南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冷意,冷得教人发颤,但她依旧镇定,面带微笑。

在他面前只有强装微笑,才算输地不是太彻底!

突然,下颌传来灼痛,头硬生生地被他抬起,他的虎口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颌,她被迫地抬起头,看着他。

“夏一冉!谁给你的权利,胆敢欺负我的女人?!”

唐皓南那阴鸷的眼神简直要把她给射穿!

夏一冉很想把他的心口剖开,掏出他的心看看,看他究竟有多恨自己!多么地,恨之入骨……

“唐总,公司制度给我的权利,如果这期封面不能如期交接,我们将损失……”

“闭嘴!”夏一冉的话还没说完,已经被他喝住,她的脸色早已涨红,感觉两腮的骨头快被他掐碎了,生疼不已!

但,这点痛算什么呢?能比得上万箭穿心的痛吗?

果然……

他的手松开,“那点损失算什么?只要我唐皓南的女人开心,别说上千万,就是上亿,我也照样打水漂!相反,被我弃之如敝帚的女人为我拉来的生意,就算上百亿,我也不屑一顾!”

男人脸上的笑,那般俊美迷人,然而,说出的话,像是一根根带毒的箭,直击人心!

她两腮上的红痕像褪色的玫瑰,一点点地消去,而后变得惨白、透明。

仍然淡定 优雅地立在那,夏一冉早已听腻了他羞辱自己的话。

她那无动于衷的反应,教唐皓南咬牙切齿!

“在你眼里,里面的周佳凝算什么?回答我!”男人的双手搭在了她的双肩上,冷冷地问。

此刻,唐皓南不怒反而笑了,心情很好的样子!

然后冷盯着她,“你,不如她。”

“不准离开这半步!我和佳佳完事后,要是看到你不在,有你好看!”她刚想喘口气,那狠戾的声音自背后又响起。

你,不如她。

心,为何又疼了?她跌坐进沙发里,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。

她的丈夫,婚后四年,有名无实的丈夫,她曾经深爱着的男人,现在正在里间跟别的人...

而她这个做妻子的,没有权利上前阻止,没有能力捍卫自己的权利,还被逼着在外面听着!

她的腰一点点地弯下,头埋进了膝盖里,仿佛听不到女人的叫声,心口一阵阵的钝痛,似压路机重重地碾压而过。

鲜血淋漓,血肉模糊。

……

没多久,唐皓南从休息间出来,刚想开口羞辱夏一冉。抬起头时,就见着弯着腰坐在那,脸埋在膝盖里的人儿。

那么一瞬间,他的心莫名地抽.搐了下,喉头有些闷堵。

好像看到了一个悲伤的夏一冉……

悲伤?

很好啊!她活该痛不欲生!

可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,好像从没痛苦过!

对他总是冷冷淡淡的样子。

男人的双拳紧紧攥起,全身紧绷,怒意将他心头的那股莫名其妙的心疼给淹没!

“唐……”

周佳凝的声音,让夏一冉立即坐直上身,悲伤的情绪立即恢复平静,她假装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,看向那对,狗男女!

原来她没有伤心!只是在休息!

唐皓南心里更加地窝火!他刚刚居然还有点心疼她!

员工们不知总裁怎样摆平周佳凝的,化妆师给周佳凝补妆的时候,看到她胸口那些吻痕,大概清楚了。总裁和模特周佳凝当着总裁夫人的面在影棚恩爱的事,很快就在集团内部传开了……

夏一冉路过公关部公共办公区隐约听到员工在窃窃私语议论,她置若罔闻,脸上依旧噙着精致的微笑。

刚进自己的独立办公室,助理安拉送来今晚“唐氏集团季度客户答谢会”方案。

下一章

推荐阅读

紫凤的绣活在苏州城中是出了名的好,她的绣品针法精细,绣法活泼,总是把图案绣的活灵活现,让人爱不释手。

都城妓馆的女子很喜欢她的绣品,经常和她预定,由于紫凤为人爽直,待人真诚。这些名妓也经常把她介绍到城中的富商家里干些洗衣粗活。

柳忆月从小跟在紫凤的身边,喜爱诗书,紫凤当年的识字还是月瑶手把手教授的,现在她反倒成为忆月的启蒙老师,教得忆月读书识字,忆月虽粗布麻衣,但难掩自身的秀气,自带的红唇白齿,莞尔一笑,甚是迷人。

她每天出入妓馆和富商家做活,少了很多小姐家的娇羞与做作,耳濡目染了不少人情世故。

很多时候,紫凤在洗衣服,忆月就在一旁背诵诗文,一些富贵心善的人家就会赠与她们一些书籍。

都城辛家,是一个诗书世家,家庭和睦,辛家老爷就职于朝廷,两房夫人是自家姐妹,在外人的眼中,少有争吵。

辛家少爷为嫡母所出,年纪小小,就管理了自己的院子。父母对他的期望很高。

一次偶然,让他们成为朋友。

这天,辛士盛下了学堂,在府中思索文意时,听到郎朗诵读的声音,寻着声音,看到了在石头上读书的忆月

辛士盛上前端出一副少爷的派头,一手背于身后,

“你是何人?看你的样子,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小姐。”

“我是跟着我娘亲来做活的,娘亲在领工钱,让我在这里等她。”辛月看着他不畏惧的样子。

辛士盛笑着说道“原来是这样,好个小丫头,你居然不给本少爷行礼,该当何罪?”

忆月振振有词的对他说着“行礼可以,你这是借着你的身份,威逼我给你行礼,这样的做法难让人真正信服。如果你想有威严,不是用呵斥的,而是要有才识和作为。看样子,你和我年纪相当,或许我比你年长,怎地就要让我对你行礼?如果我年纪稍长,作为长者,你是不是要同我行礼?所谓君子贵人贱己,先人而后己。又或者,只是你是少爷,我是仆人?”

辛士盛看着忆月点了点头,

“你大道理挺多,真是让本少爷对你刮目相看。好吧,敢问姑娘芳龄?我今年十岁有三。”

忆月对着他行了一个礼,“少爷,按年岁,你比我年长。我应当行礼。小女子幼学之际,望少爷恕罪。”

“丫头,娘拿了工钱,给你买糖葫芦去。”紫凤笑着走了来,看到了辛府少爷,连忙行礼“少爷万安,请少爷勿怪罪,小女生于乡野,自小没规矩惯了,打扰了少爷的清休,请少爷开恩,莫要怪罪。”拉着忆月一同跪下。

“没事,没事,本少爷刚与她闲聊,挺有意思,以后你们会常过来?”

“如果有活,很愿意过来。希望少爷多多给我机会。”

“恩,知道了,待我问问管家。你们退下吧。”

之后紫凤经常接到辛府的活,带着忆月常进出辛府,辛少爷与忆月二人言语相投,变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
随着她的成长,慢慢学会了看人说话。每天的辛劳没有让她对生活失去信心和希望,依然性格外向,活泼开朗。

这天,忆月带着绣好的鞋子来到妓馆交货收钱,妓馆里的姑娘以卖艺为生,有的姑娘擅长音律,有的熟悉文墨,有的则是一些达官贵人的解语花。

听曲赏舞,对诗作画,品茗聊天,下棋作赋,无一不痛快。忆月从小出入妓馆,这些姑娘们看着忆月可爱,经常逗逗她,带着她玩耍,也会教一些她音律和棋艺。

总之,到了这里,就是官场商场男人们释放自己内心压力的地方,在这里,他们可以与别人谈生意,也可以满足自己内心的空虚寂寞,更多的则是把自己想讲但是不愿意袒露的内心彻底暴露,也不用担心自己的颜面扫地,自尊心得到打击。这里的姑娘们很愿意为点自己的客服保守秘密。

刚进大门,就感觉气氛不对,按照往日的景象,现在没到接客的时辰,但来往的侍从预约也是不断的。她顺着楼梯走上舞池,推开涟漪姑娘的房门,房中无人。

“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正当她在郁闷的时候,听到后院“慢慢放,慢慢放,你这是要干什么,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?”的声音。

忆月想着,“这是王妈妈的声音,不好,是不是涟漪姑娘出事了?”便往后院跑去,

“忆月姑娘,你是来找涟漪姑娘的吧?涟漪姑娘出事了。”杜鹃说着,跟着从后院回来的几位名妓脸色都不好看,有人还带着泪珠。

忆月看着“出了什么事,你们都怎么了?涟漪姑姑还好么?”

红悦姑娘在一旁说出了经过,“涟漪被人盗走了大部份珠宝,一时想不开,跳井了,这不,幸好她身边的莲儿发现的早,喊来人把她捞了上来,刚刚缓过神了,呛了不少水。今天是接不了客了。”

“我和她闹不愉快的时候,抢走了多少客人,她也没这么颓废过,被偷就被偷了,舍掉自己的性命,这是跟自己过不去呢,跟谁过不去就别喝自己过不去。”品茗姑娘翻了一个白眼,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“真是的,打扰了我的好梦,回去补觉了。”

忆月听着,说道“谢谢各位姑姑,我去看看”。快速绕到了后院。

涟漪躺在地上,莲儿抱着她,王妈妈拿来了被子,给她裹上,身边的玉芩姑娘拉着她的手“怎么就要跳井了呢?缺银子,我这里有,跟我开口一下,会如何?有客人就会赚回来,没了性命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雨绮姑娘用手绢擦着她的额头,“姐姐,你这样,我们看着心里也难过,不要想太多,睡一觉,就好。”

涟漪用双手抹着自己的眼泪,泣不成声的说:“我哪里就像你们了,你们个个正值青春,我转眼就27岁了,眼角的皱纹逐渐增多,虽然我弹的一手好琵琶,可是哪里还有多少客人愿意点我的名牌,看一张满脸皱纹的脸?要是放在过去,这是搁我面前,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,就当做善事了,可是现在,这钱是我的命啊。”

服装定制

热门类别

  • 工装
  • 连衣裙
  • 制服
  • 冲锋衣
  • 工程服
  • 连体服
  • 帽子
  • 阻燃服
  • 裤子
  • 丝巾
  • 【碧莉姿服装公司】

    全国热线电话:400-657-1316

    E-mail:bjbilizi@163.com

    网站备案信息:蜀ICP备16015500号-1

    工衣